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砂韵---台灣名家手工制高档茶器交流

台湾名家早期作品 名家天目 高档雅玩 奢侈品(非商家 以卖养玩 欢迎交流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写在前面:物不在于价位,只在于是否陶冶性情!价格是见仁见智,取決于个人的审美取向和经济承受能力, 所售物品为名家早期作品,请勿与他人之物价商品做比较!你认为它有价值那就值得,你认为它不值得就沒有价值!vx:xxh5552

网易考拉推荐

心境中的菖蒲  

2016-02-10 19:43:3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心境中的菖蒲 - 心如莲花 - 砂韵---台灣名家手工制高档茶器交流
 
多肉太小清新了?菖蒲才能彰显文艺!那么,至于是不是这样,就一起来瞧一瞧这菖蒲到底咋样吧。
菖蒲本来是附石长在水边的植物,从唐宋开始,石菖蒲这种植物,就走出溪头涧畔,成为文人案头清供。

喧闹的环境中也需要一个安静的空间
一壶茶
一缕香
一只琴
还有一盆菖蒲...

菖蒲一名菖斀,一名尧韭。生于池泽者泥菖也,生于溪涧者水菖也,生水石之间者石菖也。
叶青长如蒲兰,有高至二三尺者。叶中有脊,其状如剑,又名水剑。其根盘曲多结,亦有一寸十二节至二十四节者。仙家所珍。惟石菖蒲入药。

菖蒲先百草于寒冬刚尽时觉醒,因而得名。菖蒲“不假日色,不资寸土”、“耐苦寒,安淡泊”,生野外则生机盎然,富有而滋润,着厅堂则亭亭玉立,飘逸而俊秀,自古以来就深得人们的喜爱。

石菖蒲气质优雅自在,栖于山林,茎叶平缓柔顺,每每赏看,皆若山间石出清泉,爽雅自得,与树石搭配,置于案间,大有遁隐于野,得自在山人的气质,所谓风来四面卧当中。

花叶的气质皮实坚硬,略微柔和的手感中皆是桀骜不驯,宛若蒲中小辣椒,个人觉得宜用软润鹅卵石搭配,缓和其凌冽气质,做到方硬中有圆润,凌冽中有柔和。

带花菖蒲少见,花极小,却是菖蒲一样的气质,宛若君子得大喜,却也只微微一笑。

菖蒲生长旺季在夏秋之际,此时温度较高,生长旺盛,生机强。而初春及深冬气温较低,生长缓慢。《群芳谱》记载养菖蒲:”春迟出,夏不惜,秋水深,冬藏密。”
菖蒲喜阴,与书房环境简直绝配,对日照要求不高,适合室内摆设,故曰最宜文房。

明代王象晋《群芳谱》说:“若石菖蒲之为物,不假日色,不资寸上,不计春秋,愈久则愈密,愈瘠则愈细,可以适情,可以养性,书斋左右一有此君,便觉清趣潇洒。”

菖蒲是一种多年生的草,表面看似寻常,但要养出精神来,却并不容易,天时地气的环境不说,养护人的心思手法也很重要。江南人老话说的养菖蒲就像伺候大小姐,看了海宁朋友处一个直径盈尺、深且寸余、圆形紫砂浅盆中所养之菖蒲,果不其然。那满满的一盆菖蒲,近五十年里,经历过多个主人的养护,依然苍秀青翠。蒲草疏松处,露出盘错的根节,如竹鞭一般,说来也是一个看点,有古人赏竹所说“未出土时便有节”的意思,暗含士大夫气象。根节之下不见土,被厚厚的一层苔藓覆盖,而这层苔藓,养护功夫之外,也同样有讲究。

前阵子看过过赏石的资料,有唐人刘长卿《题佛殿前孤石》诗,其中有“一片孤云长不去,莓苔古色空苍然”的句子,大意可理解为石体本坚实,而苔藓依附紧密,可喻为相伴忠贞,而不仅仅是出于视觉层面的审美。又比如白居易《双石》诗中的“空黑烟痕深,罅青苔色厚”等等,也一一若此。可知从唐人眼中开始,那一片幽暗的苔色,就有了特别的意蕴。

但不管怎么把背后的内容说得如何的复杂,在直观上,菖蒲仍是以质朴为本色的。也正因为这样的一些因素,菖蒲入画极有感觉,在明清文人画家的笔下,它既能演绎说道,又收获清幽之姿。

在我国古代,先民崇拜菖蒲,还把菖蒲当做神草,还赋予菖蒲人格化,“四月十四,菖蒲生日,修剪根叶,积海水以滋养之,则青翠易生,尤堪清目。”因为菖蒲的独特香气和超脱的品质,在我国传统文化中被誉为可防疫驱邪的灵草,与兰花、水仙、菊花并称为“花草四雅”。

菖蒲之咏早在诗经里就有出现了。屈原《楚辞》中所大量吟咏的“荪” , 如“荪桡兮兰旌” 、“荪壁兮紫坛” ,“荪何以兮愁苦” 、“荪独宜兮为民正” 、“愿荪美之可完” , 皆谓菖蒲。久而久之, 菖蒲遂与屈原的崇高气节和峻洁人格联系在一起。

宋代大文豪苏东坡,在被贬黄州期间,就迷上了种植石菖蒲。元丰七年四月,在苏轼离开黄州往均州在看望他的弟弟苏辙途中,采集到了石菖蒲数株,并写下了《石菖蒲赞并叙 》。

《本草》:菖蒲,味辛温无毒,开心,补五脏,通九窍,明耳目。久服轻身不忘,延年益心智,高志不老。注云:生石碛上穊节者,良。生下湿地大根者,乃是昌阳,不可服。韩退之《进学解》云:“訾医师以昌阳引年,欲进其豨苓。”不知退之即以昌阳为菖蒲耶?抑谓其似是而非不可以引年也?凡草木之生石上者,必须微土以附其根,如石韦、石斛之类。虽不待土,然去其本处,辄槁死。惟石菖蒲并石取之,濯去泥土,渍以清水,置盆中,可数十年不枯。虽不甚茂,而节叶坚瘦,根须连络,苍然于几案间,久而益可喜也。其轻身延年之功,既非昌阳之所能及。至于忍寒苦,安澹泊,与清泉白石为伍,不待泥土而生者,亦岂昌阳之所能仿佛哉?余游慈湖山中,得数本,以石盆养之,置舟中。间以文石、石英,璀璨芬郁,意甚爱焉。顾恐陆行不能致也,乃以遗九江道士胡洞微,使善视之。余复过此,将问其安否。赞曰:清且泚,惟石与水。托于一器,养非其地。瘠而不死,夫孰知其理。不如此,何以辅五藏而坚发齿。

元丰八年,司马光执政,苏东坡遇赦。前往登州(今山东蓬莱)担任知州时,他无意中在蓬莱阁单崖山旁,发现许多弹子涡石后如获至宝,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拿回去养菖蒲,弹子涡是海水冲击,淘洒上万年后碎裂形成的石头,特别适合种菖蒲。 东坡之于菖蒲,可谓一往情深了。

明末文震亨家富藏书,长于诗文会画,善园林设计,在他的传世之作《长物志》卷一盆玩中写到:“乃若菖蒲九节,神仙所珍,见石则细,见土则粗,极难培养。吴人洗根浇水,竹剪修净,谓朝取叶间垂露,可以润眼,意极珍之。余谓此宜以石子铺一小庭,遍种其上,雨过青翠,自然生香;若盆中栽植,列几案间,殊为无谓,此与蟠桃、双果之类,俱未敢随俗作好也。“

晚清任伯年、吴昌硕等海派画家们的“清供图”中,常常以石与菖蒲相伴,是传统的意境。而即使是为海上新贵们应景而作的富贵图中,也每每有菖蒲一盆,茸茸茂盛,以示其生意盎然;而且,菖蒲或载瓦钵,或置石盆,可显其古淡,与画面中种种讨巧应俗、求财显富的杂什一相组合,就多少不再显得那么的土豪气了,也算是在商业绘画中保持了一点点文人的“腔调”。

中国的艺术里往往惯用这样的一些手法:从小处得其大。说得术语一些,就是由有限感知无限,正如《梦溪笔谈》里谈到山水画时,沈括说“大都山水之法,盖以大观小,如人观假山耳”。从这个道理看过去,中国人的山水画,包括其它的画材,其实并不计较眼前所见自然形貌的高低深浅,而是借此体察自己内心世界的种种。

这几年,设计界有一个出现频率很高的热词——“侘寂”(wabi-sabi),属于日本美学中一个比较核心的概念。尽管它那些感觉上的东西是很难定义的,但对应于众多大朴不雕的生活物品来看,也能概括出某种思考的范围,即对万物“静观”与“微观”的欣赏态度,以及对于人工与自然之间度数的把握。其心境与场景的营造,的确是很诱人的,因此时下小资人群里,就常常把茶道、花道、枯庭什么的作为高大上的谈资。殊不知,日本人的石菖蒲,也同样玩得非常的出彩,可以作为“侘寂”之一例。

这股东洋风借现代主义反思之机刮过台、港与欧美,但吹进了大陆来,却实在是有些“返销”的意思,因为它也是宁静致远的落实。

也许悟性浅薄,对菖蒲通达佛性、禅意什么的联想,我倒并不以为然。只是觉得那小小的一钵菖蒲,能够重归心境,恰恰是在于日常养护之时,有那眼中与手中的淡然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